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梦旅网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26|回复: 0

去大溪地抬头看一看月亮 | 周凯莉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12-4 10:37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44

    主题

    48

    帖子

    34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43
    发表于 2018-1-12 15: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溪地,又名塔希提岛,大约是俗尘人在乱世里的一点真心,比如毛姆就把它写进了《月亮与六便士》。这个全名叫做威廉.萨摩塞特.毛姆的男人,被文学界誉为一个优雅、老道而冷漠的人性观察者,他一生崇尚自由,崇尚人的自然与天性,我相信,这是他写作《月亮与六便士》的一点真心。

    这部小说的主题,正如书名,被想象成为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月亮”代表高高在上的理想,“六便士”象征世俗的生活,但通读整本小说,既没有出现月亮,亦没有六便士,最为引人怀想的莫过于以著名画家高更为原型的男主人公最后定居的南太平洋上的小岛——大溪地。

    这一座美丽的小岛静静地散落在南太平洋之上,1716年,英国远行的舰队在迷失路途之时偶然发现了这一片岛屿,英国人词穷于小岛迥异的风情,譬如如银的细沙,或者婆娑的椰影,实在无法想出一个美好的名字与之媲美,只能称之为“海上仙岛”。由于路途遥远,加上长期人口稀少,大溪地一直处于相对原始、逍遥的独立状态中。18世纪末19世纪初,当距离其不算遥远的夏威夷开始吸引到越来越多的华裔移民,其首府火奴鲁鲁以“檀香山”的别名开始潜移默化地加入到中国即将发生的现代解放思潮中来时,大溪地依然是沉默的、神秘的、静美的。

    去大溪地抬头看一看月亮 | 周凯莉

    去大溪地抬头看一看月亮 | 周凯莉

    大溪地只属于游子们、艺术家和文学家,属于一切渴求自由的人们。从空中俯瞰,它的造型宛若安徒生童话里的美人鱼,鱼头被戏称为“大大溪地”,鱼尾则叫“小大溪地”。每天拂晓时分,海水的颜色从幽深循序变为清亮,游人们静待日落日升,生命在一刹那被拉长为无数的节点,人们管这里叫“最接近天堂的地方”。阳光浸润到从太平洋上吹来的风里,即使是最为忙碌的华尔街金融男或者来自北京的隐秘富豪,都能在迎风的一刹那感知到外在身份的剥落,这一刻,仅仅属于无所顾忌的自由的人们。

    棕榈树、椰子树、芒果树、面包树、鳄梨树、露兜树、香蕉树、木瓜树……我们所能想象到的一切纯真浪漫的热带风情所需要具备的要素,或者还有古铜色皮肤的土著美女,和戴着大红花无所事事的男人。不得不说,在描写大溪地的小说里,丰腴的原住民女人是当地最靓丽的风景。赤道、海风和阳光赐予她们古铜色的皮肤、和乌黑如瀑的长发,原始的热情在举手投足之间熠熠闪光。

    1891年,《月亮与六便士》主人公原型、著名画家保尔·高更来到大溪地,他幼年时住在秘鲁,青年时代穿越巴拿马运河,后来又抵达加勒比海的安提瓜岛。他所迷恋的地方,共同的特点是,一样融汇了高度文明和野蛮,一样能将富人的顶级奢华和原住民最朴实的风情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这位永远在跋涉中的朝圣者,被一种神圣的怀乡之情困扰,在大溪地留下了一生中最为璀璨的作品,比如《塔希提少女》便是其中之一。

    去大溪地抬头看一看月亮 | 周凯莉

    去大溪地抬头看一看月亮 | 周凯莉

    高更的油画《塔希提少女》拥有明烈的色泽,描绘的是大溪地岛上的劳动生活中的一个场景。两位少女半裸着娇艳的上身,站在树荫之下,一位少女手端着盛满果子的盘子,另一位少女手捧鲜花。尽管暴露了青春美好的肉体,油画里却无一丝轻佻之意,少女形象端庄、表情认真,似乎沉浸在朴素的心绪之中。这一幅油画采取了大面积的平涂色块,小麦色的原住民肤色、鲜红的果物形成了对撞的宁静。

    我曾在一本小说里里看到过作者描绘一位欧洲男子和大溪地原住民女性之间的爱情故事。和很多殖民地发生的故事一样,具有高度优越感的白种人却往往迷恋于神秘的甚至流于不开化的原住民女性。某种程度上,看透西方社会的繁华与虚伪,异乡人在经历远行的颠簸乃至死亡的考验后,最重要的事情不过是安顿好自己的心灵,而带有神秘感的爱情恰好成了异乡人的慰藉。对于大溪地的女人来说,一切则显得简单很多。在原始落后的部落文化里,遇见男女之间的追求时,大溪地的女人是乐意被强壮的男人所夺取的,她们对于雄性的争夺,充满着作为猎物的骄傲及坦然的自信,“并拥有催促男人加速行动的好奇心”。

    不得不说,这些带着丰沛原始感的爱与性,与现代社会的关于禁欲、一夫一妻的教义不免相悖而行,不过它却来自于大溪地原住民基因深处的文化自信。具备原始美感与混血美貌的大溪地原住民属于蒙古人种和澳大利亚人种的混合类型,为波利尼西亚人的一支。他们原来信仰多神,并有复杂的祭祀和祈祷仪式,后多改信天主教,因天主教不允许流产,所以在1842年开始大溪地受到法国殖民统治后,当地出现法国混血儿的高频率现象,混血儿的父亲们多是短暂前来驻军的法国军人,还有一部分是出于对原始生态的好奇来此游玩或者定居的西方男士。

    相对于现代教义来说,在一些落后部族的文化里,爱与性,并不是其视为洪水猛兽的禁忌。相反,大溪地的女人们甚至在19世纪中期以和外来人同床共眠为荣,且并不会遭致来自部落或者掌权者男性的责罚。从基因进化论上,我们可以将此认为,这大约是人类在蒙昧时期为了寻求优良基因并实现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天然努力。

    从文化的角度来说,相比于一些被殖民生态所破坏的区域,或许因为法国殖民者在某种程度上的良好审美,原生态风情在大溪地被完好地保存下来,如今的旅游圣地大溪地融合了原始岛屿的野性和法国文化的优雅,渐生出独特的地方魅力。

    如果你去过当地最热闹的市场—帕皮提,大约会对大溪地式的生活概念有更深更细致入微的理解。在这一座两层楼兼具地方建筑特色的大房子里,水果、花朵、蔬菜、鲜鱼虾贝,还有手工的草帽、编织袋子,色泽鲜明,充满了生活的汁水,生机雀跃而出。而往来市场里的人们,无论男女,都穿着鲜艳而热情的服饰,女人宛若来自高更的画里,男人则更爱在耳边戴朵大花,粉白色的或者大红色的。音乐、伴着鼓声的舞蹈,不禁让人想起高更的名言“保持神秘你便能快乐”。最值得一提的还是盛产于大溪地温暖的珊瑚丛里的黑珍珠,有着紫红、蓝色、银灰、海绿等不同颜色和级别,是馈赠给情人的最佳礼物。

    回过头来,大溪地因为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被更多浮生于世的外人所知。这一比喻切合了很多执着于俗世繁华中的人们对于心底里那一丝天真的追逐,钢筋森林的都市中,遍地都是“六便士”,却少见天上的“月亮”。而在这一座人们习惯称为“大溪地”的小岛上,很多人不仅能看到近在咫尺、熠熠闪光的星星,还能寻觅回心里的月亮。

    周凯莉 周凯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旅游攻略 ( 鲁ICP备16026500号-4

    GMT+8, 2018-9-25 11:13 , Processed in 0.34413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Moolv.com! X3.2

    © 2015-2016 moolv.com. wx140006928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